如何评价2017年动画电影《哆啦A梦:大雄的南极冰冰凉大冒险》?

时间:2022-11-28 19:34:20 句子求网 52625
如何评价2017年动画电影《哆啦A梦:大雄的南极冰冰凉大冒险》?

如何评价2017年动画电影《哆啦A梦:大雄的南极冰冰凉大冒险》?

如何评价2017年动画电影《哆啦A梦:大雄的南极冰冰凉大冒险》?

长答预警,多图预警

这篇答案的内容范畴远远超出了题目所问,它直接涉及到《哆啦A梦大长篇》的内核。我相信只要耐心去看,你一定会有所收获。(注:由于这篇答案只讨论电影的内容,因此我会交替使用电影和大长篇两个概念。)

当然,如果你讨厌长篇大论,也可以直接看结论:

  • 把握了哆啦A梦电影的核心:新时代的冒险精神
  • 丢失了藤子·F·不二雄的基本风格:有一点不可思议
  • 对人物形象刻画不到位,尤其是静香
  • 一切问题的根本是原创作品的创作思路

正文如下:

很多人都存在一个误区,认为《哆啦A梦》是一部生活喜剧漫画,其最大的特点是“贴近生活”,因此对《哆啦A梦》的电影也提出了“日常性”的要求。

但事实上,《哆啦A梦》这样一部时间、年龄层次跨度巨大的作品,它的特点必定不是单一的。稍微了解这部作品就能知道,其中有“短篇”和“大长篇”之分。很多人心目中的《哆啦A梦》只有短篇,但其实“大长篇”从1980年到1996年来,藤子·F·不二雄一直坚持连载(除1990年因病暂停),甚至把生命的最后一刻交给了《大雄的钥匙城历险记》。可见,“大长篇”也是《哆啦A梦》的重要组成部分。那么,“大长篇”相比“短篇”的特别之处在哪里呢?

一言以蔽之——

新时代的冒险精神

为什么藤子·F·不二雄选择在大长篇中讲述冒险故事呢?从他的文字中我们可以直接找到答案:

小孩都喜欢冒险。从能够在地上爬行开始(也就是获得了最基本的移动手段),他们的小小身体里就充满了好奇心,不断挑战未知的事物!……这股无法抑制的冲动,压抑不住的能量,或许正是让人类社会进步的原动力。

“贴近生活”固然是不错的,但当我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现实的世界中徘徊时,我们的内心深处难道真的没有一丝渴望,想要打破牢笼仰望星空吗?尤其是孩童,他们丰沛的想象力、旺盛的活动力不容许他们安定于我们早已习惯的现实生活,他们不满足于一集一个的神奇道具,而是希望挣脱现实的束缚,张开双臂去拥抱更加广袤的幻想世界。《哆啦A梦大长篇》,就是满足这样一种需求的作品。

看看藤子·F·不二雄笔下的孩子,总是充满了冒险的渴望。更深一层来讲,这种好奇其实体现了一种对世界的饱满热情、对生活的积极态度;而想象则体现了一种不甘于现实的浪漫情怀。我想,所有的孩子和童心未泯的成人,都会对此表示同感。

而这种“精神”究竟如何体现,我在我的文章哆啦A梦大长篇--新时代的冒险精神 - 知乎专栏中写得较为详细,推荐大家阅读。简要概括一下,这种精神包含了好奇心、团结、勇气、责任心、智慧等普遍的关键词,又融入了环保、反战、女权等现代涌现的新思想。这使得大长篇既有趣味性又有深度。

今年的电影,做得最出色的地方就是冒险。电影的冒险氛围进入得很快,从大雄发现金圈圈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了。紧接着五人组前往南极,顶着风雪寻找一个未知的目标。导演特意给了这一段充足的展现时间,这一点非常棒。大雪纷飞的背景,奔驰的“骏马”,每个人坚毅的眼神,配以大气磅礴的音乐,氛围瞬间就出来了。也正是这个画面,让我对这部电影产生了较高的期待。

这部电影对“冒险”的诠释还体现在悬念的运用上。在电影的前半段,大量悬念的涌现使故事增添了一份吸引力。冰封的金圈圈、哆啦美的占卜、星形图案的电池、大雄的梦境、会变形的企鹅、耳朵缺了一块的毛乎小宝(我要吐槽这个译名!)……而随着剧情的发展,一个个谜团被解开,给人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。巧设悬念的手法在藤子原作中也出现过,比如《大雄的大魔境》中的“十个外国人”,但如此丰富的悬念在哆啦A梦系列电影中应该是第一次出现。

在冒险精神这一点上,我给及格分。

这部电影加入了一点矛盾是很好的——卡菈在面对冰河冰河星和地球的命运时做出的选择。金圈圈只有一个,她自然更希望拯救自己的星球,但是面对这么多来自地球的伙伴,她又无法放下那份友谊和责任感。很可惜的是这一矛盾没有继续深化下去,不然能够成为整部电影的最大亮点。(没错,胜过真假哆啦)

另外一个值得一提的地方,就是大雄穿越时光营救哆啦A梦。这个环节导演还是动了很多心思的。哆啦A梦的脚下寒冰逐渐蔓延,稍有不慎他就会与这座城市一起覆盖在冰雪之下。就在千钧一发之际,大雄终于明白了电池的含义,与伙伴们一起与哆啦A梦汇合。导演高桥敦史谈到电影的剧情时,提到过“想在这次的电影里加入像那样千钧一发的情节”,这一点他做到了。

在思想和价值观上,这部作品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地方,略过。

有一点不可思议

尽管把握了“冒险精神”这一关键词,但这部电影对藤子·F·不二雄的SF风格诠释却很不到位。这是我意料之外的。接受访谈的时候,高桥敦史一直强调要重现藤子老师的风格。他说:

……制作这部电影时,我想像了记忆中藤子老师的作品,并尽可能重现他的精神。 我向藤子PRO借了漫画回去,反复阅读好几次,努力思索藤子老师在每一部作品想要传达的是什么,并尽可能在这次的电影中展现出同样的精神。

什么是SF?关于这个问题的探讨又足以写一篇文章。我在藤子·F·不二雄 与 SF - 知乎专栏 中进行了比较详细的解读。SF是日语词“すこし不思議”罗马音的缩写,可翻译为“有一点不可思议”。简单来说,这种风格是一种有限制的、建立在现实之上的幻想。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:

幻想当然很有趣,但是不进行限制的话,就无聊了。

这种风格在《哆啦A梦大长篇》上体现得尤为明显。他在《大雄的铁人兵团》的后记里说:

……我想珍惜哆啦A梦世界的“日常性”,想让哆啦A梦的道具在各位读者身边,寻常的世界里登场。如果是在异常的世界、无奇不有的世界,那么哆啦A梦拿出任何法宝,都会变得不稀奇了。

从这个角度看,《大雄与秘密道具博物馆》是一部失败的作品。尽管这部作品在剧情的创新上可圈可点,但正如藤子·F·不二雄所说,哆啦A梦拿出任何道具都不稀奇了。忽视了作品最核心、最根本的特点,其他方面有再多优点都免谈了。

大长篇的SF还反映在设定的科学性和严谨性上。无论想象是多么不可思议,大长篇中都不会出现明显的超自然现象,大部分都符合生活的常理和科技的发展。而那些我们迄今无法解释的现象,绝大多数被归因于异世界的高科技或是道具创造的幻想世界。

违反了这个规则的电影,是《大雄的太阳王传说》和《大雄的风之使者》。它们的通病是承认了超自然的力量而没有作出任何合理的解释。比如《太阳王传说》中玛雅王国的魔法,更类似于奇幻的风格。这种设定存在于其它作品中是合理的,但根据藤子·F·不二雄的风格,它们应该完全被舍弃。

我不是不支持创新,而是认为创新必须建立在继承的基础上。

而今年的电影犯的毛病不像上述几篇那么明显,需要对SF风格有一定了解才能分辨出来。

  • 小问题:设定的不严谨。

《哆啦A梦》这种如此崇尚科学的作品居然出现了占卜这种东西!实在不明白导演怎么想的,解决这个问题加一个道具就好了!还有那只来路不明的企鹅是什么鬼?他的身份、动机怎么着也得交代一下吧?对了,哆啦A梦那么怕冷,你们都忘了吗?忘了吗?忘了吗???

  • 大问题:剧情设置的不合理。

一开始看到今年的OP融入剧情还是觉得挺新鲜的,几分钟后发现这就是导演的自作聪明。最初的起因太简单了,仅仅是因为天气炎热而去南极避暑;而后的发展更简单,没几分钟冰上游乐园就建设起来,又没几分钟就倒塌了,然后迅速进入冒险模式——这太不SF了!

导演是不是认为前面的剧情仅仅充当引入部分?是不是认为这种做法能使电影结构更紧凑?如果真的是这样,为什么藤子·F·不二雄没有这样安排剧情?他在这些片段中画了些什么?

我们以《大雄的海底鬼岩城》为例来看一看。

其一,融合现实与幻想。这部作品有大量的环境描绘,为读者展现了一个壮丽而充满生机的海底世界。我们就这样跟随着五人组的步伐,前去海底观光游览。这些画面为什么重要?因为它既贴近我们的生活(游览)又超越我们的生活(海底)。因为它渲染了冒险的氛围,为后续内容的展开奠定了基调。

其二,塑造人物形象。严格来说,藤子·F·不二雄并没有刻意去刻画某个角色,而是根据各个角色的特点任由其发挥。人物的一举一动、一言一语自然流露出与众不同的特质。他说:

……随着故事渐渐画下去,角色们就开始擅自行动,不理会作者的意思推展剧情……

比如这一篇,从一伙人的争吵中我们就能发现胖虎小夫的粗鲁,从妈妈对大雄露营的态度中就可以看到其严格而又温柔……而最具代表性的无疑是大家一同帮助大雄做作业的情景。这样的情节对于剧情的发展有什么用吗?是的,表面上看没什么用,但人物形象更加立体,能给故事的发展提供更多的可能性。况且,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自然形成的,使整部作品没有雕琢的痕迹。

除此之外,这样安排情节还能起到引人入胜、凸显主题等等作用,我就不展开讲了。

冒险中的“人”

这部电影另一个重大的问题,是对人物形象的刻画不到位。

这可谓原创电影的通病。我原本期待着今年导演能作出一点改变,结果令我大失所望。实际上,出于上面刚写到的原因,看到十分钟我心里就有些忐忑不安了。

我一向认为,一部原创电影是否成功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导演对静香的理解是否到位。哆啦A梦和大雄是毋庸置疑的主角,我们的目光常常汇聚在他们身上;胖虎和小夫主要特点容易掌握,虽然不一定能表现出其深层次内涵但也不会毫无存在感;大长篇的主角(如今年的卡菈)是冒险世界的核心,对她的塑造是肯定要下工夫的。上面的这些人物,形象方面一般不会出现大的问题。

唯独静香十分特殊:五人组里就她一个女孩子,不得不把她带上。可她最明显的特点,温柔善良云云,在冒险的世界里似乎派不上什么用场。而且静香的个性又不像另外几位那么极端,难以精准把握。于是许多电影就不约而同地选择让静香跑龙套。偶尔让她说几句话,中途让她洗个澡,大概是一般的情形。《大雄的人鱼大海战》倒是给静香多了一点镜头,但是主要还是以衬托索菲亚为主,单独去看静香就是个普通小女生。

是静香从大长篇创作开始就不重要吗?并不是!恰恰相反,大长篇中对静香的塑造比短篇中丰富得多。据统计,短篇(大全集全20卷)中静香出场仅8904格,远少于小夫(11101格)和胖虎(12020格)。而大长篇(17 7卷)情况就颠倒过来了。静香出场6187格,超过了小夫(5851格)和胖虎(6168格)。看起来相差不大?要知道这个排名计入了藤子弟子的7部作品,只看藤子原作的话这个差距会大得多。(更正:藤子原作中静香出场格数略少于胖虎)

大长篇里的静香到底展露了怎样的魅力?

《大魔境》,让我们看到了静香超凡的智慧。当所有人抱着必死的信念盲目向前冲时,静香仅凭一样道具锁定了胜局。

《海底鬼岩城》,让我们看到了静香柔中带刚的特点。面对遭到冷漠对待的旅行车,只有她用言语和行动抚慰它;面对残暴的铁骑队,她义无反顾地站了出来。

《铁人兵团》,让我们看到了静香博爱的胸怀,这种胸怀打动了莉露露,改变了世界的命运。

《天方夜谭》,让我们看到了静香坚强的内心、自尊的气概。她宁愿忍受奴隶主的鞭挞,也不愿说出违心的话语。

《梦幻三剑士》,让我们见识了什么叫“巾帼不让须眉”。身为公主的静香竟然悄悄女扮男装,和大雄他们一同踏上了危险的征途。

除了对角色形象的一次次拓展与升华,大长篇的部分篇目还推动了大雄和静香关系的发展——最典型的例子就是《梦幻三剑士》了,梦中的静香最后居然同意嫁给大雄。对于“静香为什么会嫁给大雄”这个永恒的问题,它与我们熟知的《雪山浪漫史》同样重要。

而《南极大冒险》没有涉及以上的任何一点。静香丝毫没有推动情节发展,这个我可以理解,这与剧情的设置有着很大的关系。但是连最基本的属于静香的戏份都不给她,就有点不可理喻了。

  • 这部电影出现了洗澡的剧情,为什么没有静香洗澡的画面?这种优良传统╮(╯▽╰)╭绝对不能丢啊。

  • 每到一个地方,静香都要说一句“你们看”,然后把问题交给别人。所以整部电影静香都显示出“蠢萌”的特点。实际上静香应该是五人组中的智囊,为什么不能让静香出两个点子呢?这一点改动并不难做,把其他角色的戏份匀一点给静香就可以了。

  • 好不容易这次主角是女性角色,静香居然与卡菈一点互动都没有。除了《魔界大冒险》,大长篇的女性角色几乎都与静香有交流,后人的有些作品甚至比藤子原作做得更好。即便是《魔界大冒险》,在翻新的时候也加入了相应的情节,让电影更上一层楼。这种设定根本无需追问目的是什么,只有加入才合情合理。

原创究竟差在哪?

不可否认的是,《南极大冒险》作为一部原创电影,水平相比藤子·F·不二雄的原作还有很大的差距。实际上,从1998年的第一部原创电影开始,我们就未曾见证过一部达到原作水准的作品,甚至有时还会出现《宇宙英雄记》这样让人匪夷所思的渣作。这不免让人深思:问题究竟出在哪里?

是制作组的水平不够吗?可是,《新魔界大冒险》、《新铁人兵团》在对原作进行了大量改编的情况下备受好评。特别是《新魔界大冒险》,大胆地删减了原作中程式化的情节,并加入了伏笔和新的主线,获得了一边倒的赞誉,说它“超越原作”毫不夸张。

是我们的偏见吗?为了确认这一可能性,我专门重温了一遍所有藤子逝世后的大长篇,结论是——差距是显而易见的。这其中当然也有《猫狗时空传》这样的优秀作品,但综合各方面考虑的话,每一部都给人感觉差了一口气。

后来,是

@海猴

启发了我。当今剧场版的创作思路,注定其无法达到藤子·F·不二雄的高度。

藤子·F·不二雄谈到《哆啦A梦大长篇》的创作时说:

首先一开始要定好主题。然后为了突出这主题,便要写好大纲,设计好所有出场的角色。不要错过每个伏线,要好好思考直到最后的每段发展,才下笔去画第一页。这是定律。

这,大概就是《南极大冒险》的创作思路。主题是什么?南极。出场角色?五人组,卡菈,博士,假哆啦等等。伏线?金圈圈,星型电池嘛。每段的发展?我就不剧透了。

看起来没毛病,不是吗?可是藤子本人却偏偏不这么做。

然而,这些我都做不来哩。要看穿故事发展,实在办不到。 ……接下来的内容,几乎全都交给角色,与哆啦A梦他们一起摸索前行。要往左?还是往右?有时候角色停滞不前,令作者焦急不已。

这些话语,在我看来半是自谦半是事实。上面我就提到过,藤子笔下的角色常会自然流露出与众不同的特质。可以说,经过十几年的创作,藤子·F·不二雄已经对每位人物的特点了如指掌。他们不止存在于画纸上,而是具有了自己的生命,与藤子进行着秘密的交流。对他来说,人物形象的塑造简直是信手拈来,因此可以放开胆子让人物来引导剧情,从而使作品达到一种浑然天成的境界。这已经不叫技巧了,这叫功力,这叫大家风范。

这一点在后期的作品中表现得尤为明显,比如《银河超特快列车》。这部作品或许不是大长篇中水准最高的,但却是创作状态最松弛的。以往的大长篇几乎都有主题思想,比如环保反战之类,而这部作品却没有。藤子·F·不二雄完全摒弃了功利心,纯粹为趣味性——即《哆啦A梦》的审美意义——而创作。

与《南极大冒险》截然相反的是,这部作品用大量篇幅描绘了五人组在主题公园的游乐经历。藤子·F·不二雄这个老顽童,乐此不疲地带领孩子们走进一个个洋溢着梦幻气息的世界:西部星球、忍者星球、童话星球、恐龙星球……眼看篇幅告急,才恋恋不舍地离开游乐园。这时的藤子·F·不二雄,已经完全投入到五人组的世界里,是五人组在带着他做自己想做的事,去自己想去的地方。他说这是一个“无论任何人都能乐在其中的故事”,至少他自己已经乐在其中了。

而后来的原创作品呢?首先,步步小心地按照程序编写剧情,丢失的是一种灵气。并且,剧情似乎总被放在第一位,使剧情和人物之间没有很好的融合。特别是《南极大冒险》,很多答主都提到这个剧情和《哆啦A梦》的人物没有必然的关联,为什么?我严重怀疑这部作品完全是先构思好了情节,然后才把人物安放了上去。等到决定人物形象的时候,尴尬的情况就出现了:可供发挥的余地太小了。因此,原创电影对于人物的解读往往简单粗暴,要么完全忽视要么失之偏颇。

这种思路自然是不大可取的,但却一直被沿用至今,这其中的根本原因在我看来很简单——制作组对大长篇、对藤子·F·不二雄的理解太浅了。

总结

“水田原创剧场版越来越烂了!”自从2015年《宇宙英雄记》上映,这样的声音就不绝于耳。令人欣慰的是,今年的电影在冒险精神方面达到了很高的水准,总算可以为原创电影正名了。明年《大雄的宝岛》看起来又会是一部冒险氛围浓厚的原创电影,着实令人期待。

但另一方面,这部电影还是出现了很多原创电影的通病。比如静香的人物形象,从二十年前开始就一直没有起色。这当然无法阻止我继续期待以后的电影,但我衷心希望原创电影能有一部达到或是超过原作的水平。毕竟,这也是藤子·F·不二雄的期望啊。

如果要给水田剧场版排名的话,我会把《绿巨人传》放在首位,《人鱼大海战》其次(虽然我并不喜欢),《南极大冒险》再次。往后依次是《秘密道具博物馆》、《奇迹之岛》、《宇宙英雄记》。(p.s.这个排名是严格以上述答案为依据进行的排名,并不能代表各部作品的真实水平,比如《秘密道具博物馆》的排名显然是太低了。)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